75 days to go to the AFC Asian Cup, UAE 2019

John Yan: 倒霉的不该只有卡马乔 Sack Camacho or sack football in China

解雇主教练是一种经济省钱的危机公关手段,职业足球环境下绝对如此。

因为当一支球队成绩一塌糊涂的时候,作为管理者,无法解雇一支球队、无法解雇一代球员,于是解雇一名主教练,既能平息民怒,又能转移视线,还能节约人力资源投入成本,不论从管理学角度,还是经济学角度,这都是最容易的解决方案。

哪怕这未必是最正确的解决方案。

Read more …

John Yan: 足球考也要开始考级? Football As An Examination?

应试教育和考级模式,在中国社会当中的魔力有多大,足协领导们恐怕有着至深感受。在六一儿童节的校园足球推广活动上,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和足管中心党委书记魏吉祥来到北京三高基地,关于校园足球的话题,在一个看似转暖的足球环境中,再度进入公共视野。

蔡振华的谈话内容,主要是正面集中于改善校园足球状况,包括六一节过后就将和包括教育部内在的相关部委进行沟通,为校园足球中体育教师、足球教练解决一些具体问题。并且”逐步形成和完善全国校园足球四级联赛”。这些肯定是校园足球的当务之急。足球专业出身的魏吉祥在座谈会上讲话,则吸引了更多媒体的关注。

在魏吉祥看来,校园足球的发展,需要在训练体系、宣教以及等级考试制度的建立有所突破,尤其是”等级考试的制度”。他想表达的意思,是让孩子们踢球也有奋斗目标,”像学习钢琴一样去学习踢球”。他的原话为:”是不是可以让孩子像学习音乐那样,建立一些等级考试制度,评分制度建立起来后,孩子有阶段性奋斗的目标……如果能从一级级的往上考,颠球20个一个级别,30个一个级别,虽然这样的评价机制不一定是专业的,但是可以促使孩子朝着更高阶段去奋斗,家长也会去支持一级级的系统化训练。”

Read more …

John Yan: 足球的消费饱和 The Worry of Football Consumption Reaching Saturation

四千万人民币一个赛季的胸前赞助,赞助商还是顶尖的国际品牌,广州恒大仍然拒绝,这个俱乐部对自身商业价值的估算,显然和其他中超俱乐部大不相同。

关于广州恒大拒绝三星成为胸前主赞助商的消息,足够让所有中超俱乐部流口水。四千万人民币的赞助价格,是以往中超联赛罕见的,但这仍然达不到恒大的要求。不过从许家印衡量恒大投资足球的回报收益看,这个房地产商有一套区别于市场主流的观念:最初两三年,投资恒大足球接近7亿人民币时,许家印就表示恒大投资足球已经”赚钱了”,因为他将所有媒体在进行中超赛事报道时,只要出现”恒大”二字,都理解为对恒大品牌的宣传推广。姑且不论平面和网络媒体,就以电视机构转播恒大的比赛,一个赛季30场90分钟的国内联赛,如果将这2700分钟都算作电视广告的话,自然是价值不菲的传播回报。

Read more …

John Yan: 中超打不过《泰囧》CSL can’t match ‘Journey to the West’

新增三个赞助商,中超的市场经营板块,在新赛季开始前要好看许多了。打开中超官网,首页下方滚动的几个logo分别是:万达广场、耐克、三星、山东临工和雷曼光电。打开内页,会有哈尔滨啤酒、全体育传媒、CCTV5、新浪体育、体奥动力和五大连池等logo。三星之外,在联赛新赛季开赛前一周,还有华视传媒和神州租车两个新的市场和作者加盟。这样一个市场经营版图,至少logo数量,较前几年丰富了许多。

虽然中超的整体市场经营架构,仍然显得相对杂乱,CCTV5、新浪体育、全体育传媒这样的媒体合作伙伴,与其他市场商业合作伙伴,被混为一谈,但中超的市场号召力,连续三年逐年上升,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三星在春节之前已经明确赞助中超,传言为3年6000万人民币,之后还有在公交地铁等户外数字电视平台运营代理权的华视传媒,以及提供用车的神州租车。

Read more …

John Yan:龙哥听不到集结号 The Dragon will not hear the bugle call

 English version

张吉龙,人称”龙哥”。但这”龙哥”只是一个花名,连江湖绰号都算不上。他曾经是亚足联第一副主席,也曾经因缘际会,由于国际足联高层的权力斗争,而升级为亚足联代理主席、国际足联执委,但他从来都不是”龙哥”,和龙头大哥的威势、前呼后拥的行头,相去十万八千里。行走在国际足球政治的江湖上,张吉龙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在夹缝里为中国足球争取些利益,可他始终都是一个人在战斗。

张吉龙被”牺牲”、被”放弃竞选亚足联主席”,新闻并不是从国内媒体产生的。消息最早由法新社披露,然后其他亚洲媒体跟进,最后才流转到中国国内。当网络舆情一片汹涌,对于这样的”牺牲”和”放弃”,表达的不仅是不解,更是愤怒时,张吉龙已经在吉隆坡的亚足联总部收拾工作、收拾心情,虚席以待亚足联真正的主席主人了。他将回归到亚足联副主席的席位上,大概干到2015年任期期满。

体制内还有人羡慕乃至嫉妒张吉龙者——”他已经60岁了,本该退休,要不是他在亚足联有个职务,否则凭什么是他啊……”就退休年龄论,张吉龙比较其他体制内司局级干部,或许是幸运的,他能多干两年,只是这样的际遇,这样的含辛茹苦,这样的孤立无援,我不相信张吉龙会恋栈不去。

Read more …

[b]John Yan:[/b] 逃离上海滩 Escape From Shanghai

droginchina

作者:颜强 网易门户副总编

By:John Yan,Deputy Editor of Netease.com

阿内尔卡完成了他职业生涯第11次加盟。这位行将34岁的前锋,由上海申花转入意甲尤文图斯。这是他17年职业生涯里加入的第11个俱乐部。

消息传出也就两天,德罗巴也宣布离开上海,加盟土耳其加拉塔萨雷。中国职业足球历史上最大牌的两个外援,前切尔西锋线双煞,选择在同一时间回归欧洲,让朱骏将上海申花打造成世界级锋线的计划,迅速成为笑话。不仅中国足球的国际形象受损,申花巨额投入受损,未来申花俱乐部的前途蒙上阴影,上海球市受到的伤害也难以估量。

Read more …